“綜N代”如衣裳 一邊被人挑一邊很挑人

                2019-05-15 08:18 中國青年報

                打印 放大 縮小

                最近綜藝圈的話題圍繞著“換血”打轉。

                幾檔頗有市場基礎的“綜N代”節目,都因為核心嘉賓的離開,而大量輸入新血液:《奔跑吧》“跑男團”,鄧超、陳赫、鹿晗和王祖藍退出,一連溜了4員大將,讓這檔綜藝近乎“整容”;《向往的生活》“大華”劉憲華宣布因身體原因退出;《極限挑戰》“男人幫”也沒了孫紅雷和黃渤……

                部分經歷人員調整的“綜N代”節目,未能交出“逆風前行”的答卷,第一期即受到不同程度的diss。細看網友的評價,口碑的不如意,不僅因為“換血”這一個表面原因。“綜N代”陷于舒適區,“內耗”嚴重,日顯疲態……深層弊病一一暴露出來。人員“換血”,不過是掀開了最后一層遮布,警醒驕傲而自嗨的主創團隊:所謂的爆款,沒你想象的那么“能打”。

                “綜N代”這一詞,用來描述連續播出N季、富有市場號召力的綜藝節目。當大家提起這個概念時,往往帶有贊許的意味,在頭部資源廝殺激烈的當下,這檔綜藝不是曇花一現,還能看見可期的未來,有能耐去贏得觀眾“長情”的青睞。

                然而,“綜N代”也是一個極為冷酷無情的風評坐標軸。以綜藝的季數為橫坐標,以每一季綜藝的網絡評分為縱坐標,最終“N季”播下來,一筆連成口碑折線圖,結果很是令人唏噓。例如某一兩檔看似霸屏四五年的明星真人秀,其實評分逐年一路下滑;有的王牌綜藝在“急速墜落”中,或于某一季勉強掙扎“挽尊”,但基本無力逃離“低分區”。

                “綜N代”似乎自帶一種“魔咒”和“宿命”。

                若想理解“綜N代”節目的困境,不妨可以反向思考一下,讓觀眾非得一直看你家綜藝的理由是什么?

                十幾年前,在互聯網社交尚未興盛的年代,綜藝觀眾的興奮點完全來源于明星個人的亮相。我還清楚記得,上小學時省電視臺的一檔綜藝,因時常邀請港臺演員、歌手,滿足大家“可望而不可即”的追星心愿,呈現絕對霸屏之勢,甚至觀眾會以猜下期有誰為樂。

                那是一個競爭力等同于“請到誰就牛”的綜藝時代,觀眾懷著“見到活的×××”的樸素愿望,對節目內容策劃并無多少要求。時過境遷,而今賣方市場轉換為買方市場,觀眾的訴求從“看人”拔高為“品人”,乃至“品鑒綜藝”。

                “綜N代”如衣裳,一方面很挑人,一方面也被人挑。

                在“綜N代”挑人這個方面,內耗,是最大隱患。

                回望一些“綜N代”的生長路徑,第一季一炮打響,給予團隊無限信心,接下來試圖把更多當紅一線藝人拉進來。持續注入新鮮血液無可厚非,但許多“綜N代”忽略了綜藝定位、模式與不同藝人的匹配程度,“硬拗”錯的人,徒增消耗。

                有些藝人組合在一起,是為綜藝賦能,這種固定的黃金組合被網友稱為“團魂”:有人逗哏,有人捧哏,有人是腦力擔當,有人快速“養成”,有人則展現“反差萌”……例如《快樂大本營》《極限挑戰》《明星大偵探》等都擁有認可度高的“團魂”,馳騁N代不敗。每個人各得其所,且能全情投入,這種“綜N代”是理想而穩妥的。

                有的綜藝未能扎實考量藝人的適配程度,甚至強行“拗人設”,對節目本身造成極大的內耗。比如某檔戶外旅行真人秀,第一季全程有梗有活力,到第二季湊了一堆所謂更有個性的藝人,結果氣氛時而生冷時而緊張,觀眾只看到了滿屏尷尬。那節目組是否應考慮一下,這些個性藝人打心眼里真的樂意旅行嗎?樂意和一堆人旅行嗎?

                而有的綜藝為了增強藝人的形象“記憶點”,為其策劃標簽鮮明的人設,如吃貨、好男人、女漢子、撒糖CP……很可能與本人真實習性、氣質都相距甚遠。畢竟綜藝帶有日常生活氣味兒,是相對呼吁藝人流露真性情的空間,硬拗人設,無異于讓藝人強行演一個新角色。這種干巴巴的表演,觀眾不接受。

                而關于“綜N代”被人挑,為何有的節目走了三季無礙,往后就一蹶不振?懶于創新破解,是導致其備受詬病的原因。

                從前藝人不必顧慮太多,上綜藝很輕松,就當是從電影片場來到娛樂休息室就好;而今觀眾容不得藝人敷衍“劃水”,更容不得節目組啃老本。自媒體“Sir電影”評價已奔到第七季的“跑男”,雖然這四五年去了好多國家,但始終離不開巴掌大的“指壓板”。流水的奢華場地,鐵打的俗套游戲,觀眾怎會不厭煩?

                在評價《聲臨其境》第二季時,中國社科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世界傳媒研究中心秘書長冷淞指出,國內傳統綜藝,尤其在演播室錄制的,基本照抄國外形式:滅燈、掉坑、轉椅……而《聲臨其境》沒有盲目使用裝置創新,而是用配音天然的懸念性、競猜性和對抗性,組成獨特的形式,從而實現創新的破解。

                探索受眾潛在好奇的“密碼”,再一一破解,能夠讓“綜N代”自備“造血”功能,掌握主動權。

                另外,創新破解,必須契合自身“成長基因”。

                日前官宣即將啟動第六季的《奇葩說》,是“網綜馬拉松”里最資深的領跑者。雖然深受年輕觀眾寵愛,《奇葩說》也一度走了點彎路,讓人隱約聞到膨脹而變味的野心。這樣一檔主打辯才、腦力和情商的網綜,思想亮度無法替代,因而創新破解重在挖掘接地氣、直戳痛點的內涵根莖,而大可不必采摘別家花里胡哨的綜藝形式。

                所以,與其說“綜N代”的“魔咒”難破,不如說這本就是一場勞心勞力的馬拉松。國內綜藝做到第二三季保持好評如潮并不難;如果堅持做到四季及以上,大家則會向你投以“高處不勝寒”的憐憫目光——登高必跌重,祝你好運。

                綜藝這件衣裳,人挑它,它挑人。如若舊了,或遇不上對的人,再美艷你也只能忍痛丟掉。

                責任編輯:陳莉(QC0002)

                26uuu第四色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