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未央》抄襲成立 抄襲的違法成本那么低嗎?

                2019-05-09 08:37 文匯網

                打印 放大 縮小

                昨天(5月8日)上午,為期2年的《錦繡未央》侵權首案今日于朝陽人民法院宣判,被告周靜侵權成立,判令周靜立即停止對小說《錦繡未央》的復制、發行及網絡傳播,賠償經濟損失12萬元及維權開支1.65萬元;當當公司立即停止銷售。據悉,《錦繡未央》系列案件于2017年1月4日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立案,持續兩年多的時間,今日宣判的案件為《錦繡未央》侵權案首案,另外還有11案等待法院后續宣判。

                在這些案件背后,有12位作家、62位編劇、16位律師、近百名志愿者在發聲和奔走。網友志愿者自行發起維權后,編劇們鼎力相助,編劇汪海林、余飛不僅幫助尋求法律援助,還帶領更多編劇籌集訴訟費用,推動了這一系列案件的良性發展。這些行動不禁讓人想起瓊瑤起訴于正抄襲一案,139位編劇聯合署名聲明力挺瓊瑤。

                古人云“文人相輕”,而從瓊瑤起訴于正一案,我們看到了編劇們互相支持、彼此信賴的一面;再到《錦繡未央》系列案件,我們又看到了編劇與作家相互幫扶,聯手作戰的樣子。當行業內出現不良現象,主流的聲音出來堅決的否定他,站到反對的立場上,行業就會健康發展。

                振奮與失落正義得到維護 判罰金額太低

                #錦繡未央抄襲成立#相關消息傳出后,中國電影文學學會發布聲明,認為法院判決公正,并表示:“我們將會持續關注本案,并隨時愿意為被侵權者提供專業上、道義上毫無保留的支持。”中國電影文學學會呼吁更多的編劇、作家加入保護原創、打擊抄襲剽竊的隊伍中,同時還提醒影視從業者不要購買、使用和傳播抄襲作品。

                在《錦繡未央》系列案件中積極參與維權并提供幫助的編劇汪海林得知判決消息的第一反應是太慢了,并感嘆維權之艱難。

                編劇余飛對此次案件總結道,這是一次跨行業的合作維權成功的案例,網友志愿者發起、專業編劇參與把關和捐款、律師代理、法庭審查,四個程序配合得出公正結果,在反抄襲維權案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他還建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與《桃花債》的糾紛應該也參考這種模式,不能只讓網友輿論反抄襲并放任不同立場的網友反復打輿論仗,而需要創作和法律界專業人士共同討論并因此制定出可操作的抄襲標準及反抄襲流程,甚至不排除上法庭來解決,無休止地糾纏而無法得出定論,非常不利于行業發展,只會讓別有用心者獲利。”

                編劇宋方金相信這個案例會成為一個抄襲案件的判例,對其他抄襲案件有良好的引導意義,同時也告誡抄襲者: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編劇孟婕看到賠償金額為13.65萬時,她的心情從振奮轉為失落,“因為抄襲成本是很低的,我覺得賠償金額太低了,會對其他的抄襲案件沒有警示作用。”

                2016年11月,由小說《錦繡未央》改編的同名電視劇播出,原著涉嫌抄襲的言論再次被推到臺前,對于電視劇是否侵權一時間也議論紛紛。在《錦繡未央》這一系列案件中,原告作者們的維權主張僅僅涉及到小說,并未涉及到電視劇。

                “我覺得此案會對影視從業者有警示作用”,宋方金說,“資本和影視公司以后估計不敢頂風作案了,在網絡小說中,還有一些抄襲作品正在影視化的路上,希望他們懸崖勒馬。”梁振華也呼吁影視制作機構關注被改編作品的原創性,“在一個作品存在版權糾紛的時候,影視制作機構應該更慎重的去考慮改編,以免卷入到版權糾紛當中。”

                余飛認為,此案雖有一定警示作用,但判罰較輕,不會構成震懾效果,“有道德良心和職業榮譽感的人,可能因此會謹慎接活、謹慎投資。不要臉的,這案子影響不了他,他可能只在心里來一個:呵呵。”

                “偷來的東西,在眾所周知的情況下,仍然賣高價。這次判決對行業有什么影響,要看處罰力度,不疼不流血,偷東西的人仍然前赴后繼。”王力扶說。

                讓人揪心的是,在這一系列案件立案前后,汪海林、余飛分別組織了三次眾籌為案件籌集訴訟費用,參與捐款的人數達到60位(編劇、少量作家及網友),有8位編劇參與兩次,共募集了21萬余元。

                換言之,判罰的金額尚不及訴訟費用。

                責任編輯:王漓鸝(QF0015)

                26uuu第四色在线播放